当前位置:主页 > 和包支付 >
《琅琊榜》原著:你根本不知道看似玩世不恭的言豫津有多成功
发布日期:2022-04-13 15:3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《琅琊榜》这部剧圈粉无数,胡歌把一位多智近妖、病体缠绵的麒麟才子演绎得入木三分;王凯把一位性格执拗、重情重义的皇子演绎得淋漓尽致;靳东把一位超然世外、风流潇洒的琅琊阁主演绎得活灵活现。

  相信大部分观众的眼光都聚集在这三位大帅哥身上,而忽略了我们那位识大体而又活得通透的国舅府公子——言豫津。

  俗话说:“丈母娘看女婿,越看越有趣。”如果以丈母娘的眼光来选的话,应该是这位言大公子更能入丈母娘的眼。

  言大公子性格开朗、花甜蜜嘴、眼明心亮,吃喝玩乐他在行,善解人意他擅长,当今局势他也能看清,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“天上人”。

  与这样的人相处,笑声是少不了的,快乐是无限的,安全也有保障。真有这么好吗?我们不妨一起来说道说道,辨别一下这位公子是否真是暖男一枚。

  豫津自幼丧母,而父亲言侯,整日沉迷于炼丹修仙之道。豫津从小就很少得到父亲的关心和照顾。说白了,他就是一位没人管的野孩子。

  而言大公子却没有养成公子哥儿那惹是生非、胡作非为的劣根性,反而是心态坦然,能够接受生活中的不完美。

  一天,他与好朋友景睿到梅长苏家玩,当他与梅长苏的小侍卫玩了一会后,到处闲逛,看到景睿和梅长苏正在说话。豫津好奇地凑上去,刚好听见景睿低声说着:“苏兄教训得是。”

  “苏兄又不爱热闹,再说还有飞流陪着,你要同情也应该同情我呀,每次祭完祖叩过头之后,我感觉家里就只有我一个人似的。”

  原来他父亲通常一祭完祖就回静了,言老太师和豫津的母亲都已去世,他又没有兄弟姐妹,等父亲一离开祠堂回自己里去后,整个家就只留下豫津一个人。

  可即使这样经常“独守空”,豫津却仍能以如此平淡的语气把自己的处境说出来。他没有因为除夕夜自己孤零零一人而心生怨怼,反而自我开解:没人管活得更自在。

  真的不在意吗?当然在意。可能正是因为没有家人的陪伴,孤独的他才会那么喜欢凑热闹。

  梅长苏表面上是受景睿的邀请来金陵休养身体,实则是为了帮助靖王上位。梅长苏在住处挖了地道与靖王府相通,为了检测密道是否隐秘,在修好苏宅后,他故意请来各路客人,还玩起了寻宝游戏。

  这种热闹怎么可能少了豫津呢?当听到苏大哥所藏之物是失传已久的琴谱广陵散时,他两眼刷地一下就亮了。豫津最先站了起来,看到景睿不大想去的样子,眼神便瞪了过去,景睿只好赶紧放下茶杯,一起起身。

  豫津这是要找一串帮手增加他找到宝物的胜算,可见对那本琴谱的在意。他对于吃喝玩乐,那可是很投入的。

  悬镜司掌镜使夏冬也来了,她调笑着豫津胜算挺大的,因为即使没找到,凭着他那死磨硬缠的功夫也能抢回来,除非是遇到了比他更痴迷音乐的夏春。

  可惜最后那本琴谱真是被最擅奇门遁甲的夏春所得,这是位比豫津更乐痴的人物,为了古谱都敢与皇帝争上的。

  确实应当如此,世上没有那么多的花好月圆,没有那么多的良辰美景,但只要我们心存坦荡,学会知足就能保持快乐。

  谁也不想与充满负能量的人相处。就如鲁迅笔下的祥林嫂,见人就说她的不幸,后来大家都远远地避着她了,与她多呆一会都觉得痛苦。

  豫津去接妙音坊的宫羽姑娘来参加萧景睿生日,在觉察到宫羽的不安后,他故意调侃,来消除宫羽的局促情绪。

  面对着宫羽姑娘对着他道谢,他眉飞色舞地说道:“有这种护花的机会,我当然要抢着来了”。并为谁也抢不过他而沾沾自喜,引得宫羽掩嘴笑。

  景睿听到动静前来迎接宫羽姑娘,客气地对宫羽拱手说着有失远迎时,豫津故意板着脸问道:“你看见我没有?”

  景睿好脾气地哄他:“言公子也请进。”豫津不依不饶地接着说:“还没说有失远迎呢。”“是,言公子也有失远迎了,要在下背您进去吗?”景睿也配合着他,跟着戏谑道。“不用,搀着就行了。”我们的言大公子装模作样地继续摆着谱。

  还一本正经地对宫羽姑娘夸口:“要是有人想知道什么叫容人之量,叫他向我学就好。”言下之意是他一直包容着景睿,让着景睿,他们才能成为好朋友,否则一天要打八场架了。

  梅长苏肯定他的重情重义,对他的评价是:七夕出生的男孩子无论表象如何,一定都是极重情义的人。而悬镜司掌镜使夏冬对豫津也是认可的。

  悬镜司是大梁国皇帝身边的一个直属监察机构,向来只奉皇帝诏命行事,调查的都是最隐秘的事件。

  有一次夏冬受命去滨州查案,查完之后回来复命。在快到金陵城时遭杀手追杀,正巧碰到了豫津与景睿在郊外,夏冬第一时间没有叫景睿帮忙,反而是招呼着从来没有正形的豫津。

  我们的言同学在刚满五岁时,就开始接受夏冬姐训犬式的筋骨磨炼,原本一株骄傲张扬的小幼苗,只要一见到夏冬姐就成了一片蔫蔫还带卷的叶片儿。这病根至今没变。

  这位的国舅公子被迫上前,忍住尖叫,却突然听到细若游丝的话传入耳中:“小津,不要说话,扶着我,慢慢走到官道上去。”

  豫津闻到了血腥味,心头一沉,但是他很快稳住了表情,调整自己站立的角度,支撑住夏冬姐的身躯,并递给景睿暗示的眼神,嘴上还不忘继续与夏冬姐闲聊。

  虽然最后仍是免不了与杀手恶战一场,没见过这种生死场面的两个贵公子懵了,一下子处于下。但是生死关头,潜力被激起,他们越打越顺,最终与夏冬姐一起成功击退了这群杀手。

  夏冬在危机中愿意信任豫津,这说明在她的心中,豫津是位靠谱的人选。入得了悬镜司指挥使的眼,那含金量可是很高的。

  为人风趣的豫津,活跃气氛的高手,能带给朋友快乐,与他交往轻松自在。为人真诚的他,是家人朋友的依靠,可以带给家人朋友诚意,与他相处放心。

  愿我们也有这份与人交往的高情商,有这份“君子坦荡荡”的心,这能让我们在人际交往上如鱼得水,游刃有余。

  金陵城外有片绿油油的草场,连绵不断,草场的侧边淌着一条清澈的小河,河岸的另一边是一片茂密的树林。景色清幽、交通便利,引得贵家公子们经常来这里跑马游玩、练习骑射。

  今日,由远及近地传来了像下小雨似的马蹄声,随之便出现了两骑,一前一后纵马飞驰而来。

  可是今天好脾气的景睿却正闹着脾气,在大冬天里还要策马往小河里冲,弄得水花四溅。是谁让景睿生着闷气呢?

  原来,景睿看到梅长苏不对劲,关切地想问清原因,可苏大哥却轻声地回道:“景睿你别问,不关你的事。”

  心里不舒服的他仍没放弃对朋友的关心,想要送梅长苏回去,又被拒绝了。梅长苏想一个人慢慢走,有些事情要好好想想。

  我们的景睿绷不住了,便策马来到这个牧场,豫津看到这个情形不放心,于是也紧跟在后面。

  在豫津毫不含糊地正要下河陪景睿去水里冻一冻,想着大不了再像以前生一场病时,景睿才不情不愿地回到岸上,跳下马一头扑在地上,将头深深埋进了野草中。

  豫津一屁股坐在他身边,顺手拔了一根草叼在嘴边,开解他道:“苏兄的回答没错,他确实想要自己一个人静静,想点事情,不是拒绝你的关心。”

  豫津能看出梅长苏真的不想他们跟着,不是说客套话,是真的拒绝。而景睿却理解成苏兄拒绝他的关心,没把他当朋友。

  景睿在豫津的劝解下才恍然大悟:苏兄想一个人走,不仅仅是要想事情,而是还有其它的目的。

  景睿认为梅长苏来金陵是为了择主,想建功立业,想让江左盟有朝廷的支持。他有点为梅长苏担心,怕万一苏大哥选的一方将来败了,那可如何是好。哎,真是位实心的孩子。

  而豫津却打断了景睿的话,对他说:“我担心的是你,你就不怕谢府的立场刚好与苏大哥对立吗?”

  “我爹挂的是闲职,你爹是朝廷顶梁柱,储位是历代皇家最大的事,不可能置身事外的。”

  言豫津不仅风趣幽默,还眼明心亮得很呢,分得清是与非,他平时的嬉笑打闹不过是件保护自己的外衣罢了。

  豫津除了对朝廷的动向了如指掌,对于身边的人和事也同样体察入微。面对自己那一心炼丹求仙的父亲出现异常时,他也能够事先洞察到。

  当发现从不过问俗事的父亲突然给府中预订水果,豫津一下子就感觉到事情的不正常。对吃喝讲究的他又怎么会尝不出带了火药味的橘子呢?

  当豫津意识到自己对于这件事无能为力时,由于深信苏大哥的能力,豫津便把那带有火药味的橘子送给梅长苏,等于是把线索送到苏大哥面前。

  当梅长苏成功阻止了他父亲自杀式的行动,他便入府前去拜谢梅长苏。却听到梅长苏的回复:“怕朝局多变,动荡过分不利于他的谋划”。

  豫津却:不管苏大哥为何放过他父亲,但他相信是有情义在的,不管苏大哥有何用意,自己一定会记得苏大哥的心意。

  豫津能够看得清局势,体会到别人的善意,这份眼明心亮,明辨是非的通透,值得我们为他点赞。

  言豫津这样的人看似不起眼,大大咧咧不懂人情世故的公子哥,才是《琅琊榜》里活得最通透的人。

  景睿多愁善感,梅长苏为仇恨忧郁多年,只有言豫津有资格也有条件活得洒,几经风波后,他也逐渐成长为一个成熟有担当的人,确实难能可贵。

  但愿我们在看清生活的艰辛时,能做到不愤世嫉俗,又能游刃有余;在遭遇不幸时,能够不自怨自艾,自强不息;在体会人间百态后,仍能够心中有爱,眼里有光。

上一篇:琅琊榜:短短几年居然做过这么多的事情不得了啊
下一篇:视频]一组体坛快讯

主页 | 手机免费转账 | 新闻公告 | 格力 | 帮助中心 | 市场 | 工具 | 商标查询 | 眼球 | 美的 | 中移电子商务有限公司